出自古典新知維基辭典——郁郁乎文哉!吾從周。

跳轉到: 導航, 搜索

(■)jiōng 古螢切(梗合四平青見)耕部、見母馬肥壯;肥壯的(馬)。 (頌4)297《魯頌•駉》一章: “薄言駉者,有驈有皇。”《毛傳》:“牧之垌野,則駉駉然。”

【駉】字形


《魯頌》篇名(297)。這是《魯頌》的第一篇。是歌頌魯僖公養馬眾多,注意國家長遠利益的詩。《詩序》:“《駉》,頌僖公也。僖公能遵伯禽之法,儉以足用,寬以愛民,務農重穀,牧於垌野,魯人尊之。於是季孫行父請命於周,而史克作是頌。”朱熹《集傳》:“此詩言僖公牧馬之盛,由其立心之遠。故美之日:‘思無疆,思馬斯臧’矣。衛文公‘秉心塞淵,而■牝三千’,亦此意也。”有人以為這是一首借馬來比喻人材眾多的詩。方玉潤《原始》:“愚獨以為魯育賢之眾,蓋借馬以比賢人君子耳。”關於作者,王先謙不同意《序》說。 《集疏》: “史克作(頌),惟見《毛序》,他無可證。三家《詩》說皆以《魯頌》為奚斯作。揚雄文雲:‘昔正考父嘗■尹吉甫矣,公子奚斯嘗■正考父矣。’說《魯頌》者首雄,但雲‘奚斯■考父’,不雲‘史克■考父’,此《魯》說。班固《兩都賦序》: ‘昔皋陶歌虞,奚斯頌魯,皆見采於孔氏,列於《詩》、 《書》,其義一也。’此《齊》說。曹植《承露盤銘序》: ‘奚斯魯頌。’此《韓》說。而皆不及史克。史克見《左傳》,在文公十八年;至宣公世尚存,見《國語》。奚斯見閔公二年,故文公二年《傳》已引《閟宮》之詩。不應季孫行父請命於周之前,已有史克先奚斯作《頌》,知《毛詩》不足據矣。”四章,三十二句。


說文

jiōng 古熒切

牧馬苑也。从馬,同聲。《詩》曰:“在駉之野。”

[譯文]駉,牧馬的苑囿。从馬,冋聲。《詩經》說:“(高大肥壯的公馬,)在可供牧馬的野外。”

[注釋]《詩》:指《詩經•魯頌•駉》。今本原文:“駉駉牡馬,在垌之野。”《毛傳》:“垌,速野也。邑外曰郊,郊外曰野,野外曰林,林外曰垌。”

馬部】第103字

個人工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