芣苢

出自古典新知維基辭典——郁郁乎文哉!吾從周。

跳轉到: 導航, 搜索

詩經

車前草。古人以為它的子實可以治婦人不孕。

(風3)8《周南》《芣苢》一章:“采采芣苢,薄言采之。”《毛傳》:“芣苢,馬舃,馬舃,車前也,宜懷妊焉。”陸璣《草木疏》:“致婦人生男。”陸璣《詩義疏》:“其子治婦人難產。”陸德明《釋文》:“苢 ,本作。”王先謙《集疏》:“《韓》,苢作苡。”聞一多《通義》: “‘芣苡’之音近‘胚胎’,故古人根據類似律(聲音類似)之魔術觀念,以為食芣苢即能受胎而生子。”

一說:李子一類的野果。陸德明《釋文》:“《山海經》及《周書•王會》皆云:‘芣苢,木也。實似李,食之宜子。’”馬瑞辰《通釋》:“據詩言掇之、捋之,皆宜指取子而言,則《毛傳》之說當矣。”

《國風•周南》篇名(8)。這是古代婦女們在採集芣苢時所唱的歌。詩中描寫了采芣苢的勞動過程,洋溢著飽滿的勞動熱情。朱熹《集傳》:“化行俗美,家室和平,婦人無事,相與采此芣苢而賦其事也。”

豐坊《詩傳》:“文王之時,萬民和樂,童兒歌謠,賦《芣苢》。”

《詩序》以為婦人采芣苢是為了受胎生子:“《芣苢》,後妃之美也。和平則婦人樂有子矣。”魯、韓二家以為傷夫有惡疾而作。《列女傳•貞順》:“蔡人之妻者,宋人之女也。既嫁於蔡而夫有惡疾。其母將嫁之。女曰:‘夫不幸乃妾之不幸也。奈何去之?適人之道,一與之醮,終身不改。不幸遇惡疾,不改其意。且夫采采芣苢之草,雖其臭惡,猶將始於捋采之,終於懷襭之,浸以益親,況於夫婦之道乎?彼無大故,又不遣妾,何以得去?’終不聽其母,乃作《芣苢》之詩。”此魯說。

《文選•辯命論》李善注:“《韓詩》曰:‘《芣苢》,傷夫有惡疾也。’薛君日:‘芣苢,澤舃也。芣苢,臭惡之菜。詩人傷其君子有惡疾,人道不通,求已不得,發憤而作,以事興。芣苢雖臭惡乎,我猶采采而不已者,以興君子雖有惡疾,我猶守而不離去也。”此韓說。或以為喻求賢才之詩。

李光地《詩所》:“詩之次在於《兔置》之後,殆以文王求才之殷,取才之盡,作者因芣苢以起興,猶之《關雎》荇菜之義歟?”

現代有的研究者認為芣苢是李子一類的野果,勞動婦女採摘是為了充饑。

三章,十二句。

個人工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