泂酌

出自古典新知維基辭典——郁郁乎文哉!吾從周。

跳轉到: 導航, 搜索

詩經

《大雅》篇名(251)。這是一首為統治者歌功頌德的詩。歌頌周王朝統治者愛人民,得到人民的擁護。

《詩序》:“《洞酌》,召康公戒成王也。言皇天親有德,饗有道也。”

三家以為讚美公劉之詩,更沒有確據。

姚際恒《通論》以為“未有以見其必然”。

屈萬里《詮釋》:“此頌美天子之詩。”

高亨《今注》:“這是一首為周王或諸侯頌德的詩,集中歌頌他能愛人民,得到人民的擁護。”

陳子展《直解》則以、為“《泂酌》,當是奴隸被迫自遠地汲水者所作。此非奴才詩人之歌頌,而似奴隸歌手之諷刺。…《序》說,《泂酌》召康公戒成王,疑非其所自作,而取自奴隸歌手之歌謠也。”

三章,十五句。


左傳

詩大雅篇名:雅有行茟、泂酌。——隱傳三·三(二八)。

個人工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