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戴禮記

出自古典新知維基辭典——郁郁乎文哉!吾從周。

跳轉到: 導航, 搜索

書名。又名《大戴禮》、《大戴記》,别于《小戴禮記》。《小戴禮記》,即今之《禮記》。舊說《大戴禮記》為戴德所輯。戴德及其從兄之子戴聖,為西漢今文家禮學大師,傳《儀禮》十七篇,世稱大小戴。據《隋書•經籍志》,謂戴德從二百十四篇古文記中選輯八十五篇,成《大戴禮記》,戴聖又從《大戴禮記》中選輯四十六篇,成《小戴禮記》。近來學者認為此說不可信。西漢時古文、今文家法森嚴,兩戴為今文大家,不可能選輯古文記成書。《漢書•儒林傅》及《藝文志》亦未提及兩戴選輯《禮記》之事。今之《大戴禮記》、《小戴禮記》均為東漢時學者所為,而托以大小戴所輯。此說較近事實。鄭玄以《小戴禮記》與《周禮》《儀禮》並列,稱三禮,並為作注。而《大戴禮記》漸不為人所知。北周盧辯為之作注釋,但至唐已伕四十六篇,僅存三十九篇。《大戴禮記》内容較雜,有先秦之作,如《夏小正》,舊說為夏代之遗書,雖不可靠,但不失為我國最早之月令。《投壺》篇,舊說為逸禮,與《儀禮》十七篇相類。但亦有漢代之作,如《禮察》、《保傅》均提及秦亡之事。《公冠》篇後附有“孝昭冠辭”,此均為漢作,極為朗顯。《大戴禮記》字多脱誤,盧辯注亦頗簡晷。清代學者有為之校勘、注釋者,最著為孔廣森《大戴禮記補注》、王聘珍《大戴禮記解詁》、孫詒讓《大戴禮記斟補》。詳“禮記”。

個人工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