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爰

出自古典新知維基辭典——郁郁乎文哉!吾從周。

跳轉到: 導航, 搜索

《國風•王風》篇名(70)。

三家無異義。

《詩序》:“《兔爰》,閔周也。桓王失信,諸侯背叛,構怨連禍,王師傷敗,君子不樂其生焉。”

朱熹《集傳》:“言張羅本以取兔,今狡兔得脫,而雉以耿介,反離於羅,以比小人致亂,而以巧計倖免,君子無辜,而以忠直受禍也。”現代研究者有的認為這是東周社會變亂,失去爵位土地的貴族統治階級悲歎今不如昔的作品,表現了對其階級沒落的恐懼。

郭沫若《研究》:“我覺得這也是一首破產貴族的詩。”

也有人認為是百姓苦於勞役和頻仍的災禍而希求暫時安寧的詩。

聞一多《類鈔》:“《兔爰》,苦於勞役而思死也。”

馬持盈《今注今譯》:“這是亂世人民,自傷生命毫無保障,苦痛百端,而消極無聊,不樂其生之詩。”三章,二十一句。

個人工具